2 48

你登上山崖,踏进一处几乎无人涉足的林地,庆幸地享受少有的休憩。你闻见晚风带来的潮气,甫一迈步,林里的斑鸠、栗色的松鼠被你惊动掠过你的脚侧窸窸窣窣地藏起来;你踏着融融月光,沿着一道蜿蜒的溪水走。头顶可是茂密又层层叠叠的枝叶,树影斑驳乍一看好似魑魅魍魉的肖像。夜半的露水从墨绿的叶尖跌倒你棕色的发稍,跌到你有些冻得发红的鼻头,有的直接跌进无声流淌的溪池,搅碎银屑星辰,点起水浪,濡湿你的裤腿和你会笑的红鞋子;然而它们都是可爱的生灵呵!所以你并没有太过在意了。

好一会儿呀,你终于望到了林子的边际,便朝着有光倾泻进来的豁口走。你小心翼翼地拨开一从植物,却发现一个熟悉的背影倚在一棵树旁,抬头看靛蓝和群青混染的夜空,看星辰万千;悬崖旁的风起得真大,拉着那人额带后稍金亮的布料猎猎作响。你紧张地咽了口唾沫,登时以为自己变成一个无礼的入侵者,硬要打搅这片光景和领土的主人。风儿摇动草尖向你这边倾斜,仿佛在提醒你得快点逃离,但这实在是太糟糕了,你掉进了一个猎食者无意编织的陷阱,挪动寸步也不能够——

潇洒而自由的背影回头冲你笑了一下,紫黑的发稍氤氲在他身后的月光里,连向来善于判断是非善恶的你也看不真切。他甫一抬眼,星系都旋进他紫玉髓般的眼睛里;他张开手臂拥抱万象,可怖的悬崖与作响的风也被他驯服变得温柔起来。

你在想些什么呢?金青双剑在你灵魂深处鸣响,大抵在提醒你醒一醒,可是见到敌人你连武器也没拿,你可输得太惨了。你不知否认何的否认与残存的骄傲一瞬间坍塌消散在了这个星光黯淡、灯火阑珊的地方,在这里,只有被胜利环绕和庇护的那个猎食者才是光芒万丈的。

14 48

一个月都不能回家几次 画安雷酱实在是太困难了

所以我打算尝试写一点文字,不写abo,可能也不写学pa,不会因车而写,只写我所想写的安雷,只写我理解的和我想看的他们

写完真的要上万字了........好累

13 61

对安的一个很黑的理解......倒是有点旧设的味道了

像安这这种自诞生起就伴随着鲜花和掌声,被寄予骑士厚重责任的人,一定会时常感到惶惶不安,因为他既怕抵不达他人的期望,又怕成为美好高尚道德升华后留下的渣滓(。)倘若他对此执念太深,走向的很可能是一条通往黑暗地狱的道路

顺带也一起说说狮哥 雷那边就更趋于我对尼采三变的理解了
本来是作为承担义务(还有种种其他比如说作为雷王星的储君)的骆驼,打破神圣的已有框架去追寻自由之类的,狮子一般的野心也在此酝酿.....到后来只有孩子是不在义务责任的框架之内的,为了达到所希望的甚至可以是不那么正义的(。)所以也只能是孩子了 (穿童装的原因(?))(也有可能是我滤镜或者我本身理解有误吧)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雷他真的太有魅力了......

3 44

⭕️=玺/七喜

⭕很暴躁

️⭕️除了评论私信之外的消息都不会看,回fo随缘,有艾特务必私信告诉我

⭕️会画一点画,但是画得很烂

⭕️现坑:凹凸安雷only 安推(不吃安雷以外任何安相关cp)雷右混邪/钢炼爱德华 ed相关cp杂食/刀剑神域优桐优/斩兽之刃.....还有一些我想不起来了

⭕️关于作画工具:sai2(打打草稿和线稿),csp(笔刷工具我太不习惯所以基本只用来贴网点),手绘上色一般是马克笔,偶尔画画水彩

⭕️欢迎来找我玩!

❌站定cp不可逆,谁在我这边发拆逆发言我杀谁️

是个佛系普通网友,爬墙缓慢

©